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偷香窃玉_ 第102章:先声夺人-

时间:2021-07-01 12:1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花缘小说偷香窃玉 第102章:先声夺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事情像我想的那样发生了。

    那一脚直接将那个摇尾乞怜的小生命踩死了。

    我看着啊鬼的脚在地上使劲的碾压,我看着那条弱小的生命,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像是一摊烂泥一样死在了那头恶鬼的脚下。

    我内心无比愤怒,这种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突然,我看到青青跑过去,痛心的看着地上的小狗,她愤怒地吼道:“你为什么要杀死它?”

    我看着啊鬼低头看着青青,他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突然,他朝着青青吐了口唾沫。

    对于青青的质问,他就像是对待那条被他踩死的狗崽子一样,他根本就没有把其他人当人看的。

    我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我立马冲出去,看到我冲出来,啊鬼的人立马把我包围了。

    我没有害怕,我指着啊鬼,我说:“你是人吗?你他妈连畜生都不如,你就会欺负这些弱小的东西是吗?”

    我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我心里实在是太愤怒了,这些所谓的江湖人士,配的上江湖这两个字吗?

    简直让我恶心的想吐。

    啊鬼说:“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说话的态度跟语气,实在让人厌恶,我看着他满脸不屑的嚣张,我就握紧了拳头。

    我真的很想揍他一顿,但是我知道,我不能给凌姐惹事,我们现在的麻烦很多,如果再主动去招惹麻烦,我们会腹背受敌。

    我更清楚,啊鬼现在盯着我们就像是盯着一块肥肉一样,他期盼着我们主动动手来搞事情。

    突然啊鬼推了我一把,把我推的后退了好几步,我靠在门框上,心里很不爽。

    突然,他一脚把青青手里的那条小生命踢飞了,直接踢到了我的身上。

    我看着掉在地上的奶狗,我握紧了拳头,这个畜生……

    啊鬼指着我说:“同命相怜啊?说你就是小奶狗了吧,你他妈的没资格跟我说话,让喂养你的阿妈出来跟我谈。”

    我握紧拳头,直接就冲出去,但是却被肥狗一把给拉住了。

    我看着肥狗,我说:“松开……”

    肥狗将我拉到身后,他说:“没你说话的份。”

    我心里十分愤怒,没有我说话的份?我咬着牙心里憋屈,我算什么东西?我在谁面前都没有说话的份,我他妈算什么东西?

    凌姐走出来,她说:“啊鬼,你想干什么?来我这里大开杀戒?想清楚没有?”

    啊鬼冷着脸看着凌姐,他说:“一条小奶狗而已,至于动这么大的火气吗?”

    凌姐立马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你这就是摆明了要打我的脸。”

    啊鬼看了看我,冷着脸说:“这条小奶狗有什么好?你把他当宝贝?活好?还是嘴甜啊?不能文不能武的,还他妈那么冲,你留在身边干什么?”

    凌姐冷声说:“我再说一遍,他是我兄弟。”

    啊鬼立马吼道:“那我呢?我是你什么?你他妈以前见到我喊我鬼哥,现在见到我横眉冷眼的,怎么?有了情人,就不要兄弟了?”

    我立马说:“你是兄弟吗?你要是兄弟,你就不会来凌姐的门口找凌姐的血霉了,别在那假惺惺的,谁不知道你来干什么的?你就是来找事的,你就是来霸占凌姐会所的,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你自己不嫌恶心吗?”

    啊鬼猛然瞪着我,眼神里都是狠辣。

    他说:“阿芳,你的小奶狗就这么没规矩是吗?不知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别乱插嘴?这么没教养,我得替你教育教育才行。”

    啊鬼说完,他的人立马冲过来要抓我,三猫立马冲出来挡在我面前,手里拿着一把腰刀,她很凶悍,看人就挥刀,要抓我的人立马不敢乱动。

    凌姐的人立马冲出来,把整个会所门口包围起来,整个现场立马剑拔弩张起来。

    啊鬼说:“我草,小奶狗还养一只小奶猫,你们可真行啊,三个人是不是一起玩啊?”

    凌姐立马说:“你说话注意点分寸,我叫你一声鬼哥,是给你面子,我不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啊鬼,你也得给我应着。”

    啊鬼突然笑起来,他说:“妈的,真的替汉生不值得,他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连命都没了,我早跟他说过了,婊无情,戏无义,他才死几年啊,你这个贱货就开始养男人了。”

    凌姐一巴掌抽下去,打在啊鬼的脸上,所有人都没想到凌姐会突然动手,所有人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啊鬼立马抓着凌姐的衣领,他吼道:“你以为你真是个人物啊?老子要不是跟汉生兄弟一场,我他妈早灭了你。”

    我看到他抓着凌姐的衣服,一把将三猫手里的腰刀夺过来,朝着啊鬼的手就砍下去。

    啊鬼立马把缩回去,但是鲜血还是洒了一地。

    他手上的皮肉硬生生的被砍掉一块肉。

    我指着他,我说:“你动我凌姐试试,我豁出去命也会跟你拼个你死我活的。”

    啊鬼立马把手放在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把嘴里的血水吐到地上。

    他说:“小奶狗,还他妈挺凶啊。”

    我说:“老子不是小奶狗,就算你把老子当狗,老子也要提醒你一句,老子是会咬人的狗。”

    啊鬼突然冷笑起来,他说:“阿芳,干爹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我看着凌姐,我心里很不爽,现在这个啊鬼把龙叔拿出来说事,肯定没什么好事。

    凌姐没有说话,啊鬼突然说:“我们兄弟为手足,谁敢动我兄弟,我就砍他手足,现在,这条小奶狗砍伤了我的手,就是动你手足啊,你说,该怎么办?”

    我说:“少放屁,他妈的,需要的时候就是兄弟,不需要就来找事,你这样的兄弟,不要也罢。”

    啊鬼立马说:“噢,凌芳,所以,你为了他,要跟我这个手足断交是吗?”

    凌姐咬着牙看了我一眼,我心里震了一下,我大概知道,我又惹麻烦了。

    凌姐说:“我没有这个意思。”

    啊鬼立马说:“没有,就按照我们当初结拜的时候说的做,人家动你兄弟,你得砍他手足,把他的手砍下来,给我赔罪。”

    凌姐冷声说:“是你先惹事的。”

    啊鬼立马笑着说:“我他妈来按摩,一条死狗挡路,我一脚踢开了,这叫惹事?再说了,江湖兄弟,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的,讲道理还混什么江湖啊?”

    我咬着牙看着啊鬼,我就知道他一定也是个无耻之徒。

    啊鬼立马打电话给龙叔,他说:“喂,干爹,凌芳养的小奶狗伤了我的手,我要她砍掉那只狗爪子,她不同意,当初我们结拜的时候,你可是见证了我们的山盟海誓,你说怎么办?”

    啊鬼说完,就把手机公放,让我们所有人听。

    这个人真是无耻到了极点,跟施虎一样,都是卑鄙小人。

    龙叔冷声说:“什么年代了?还要砍手砍脚的?想进去吃牢饭啊?有什么事,坐下来解决就行了。”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但是当我看到阿鬼狡诈的眼睛也露出一丝亮彩的时候,我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了。

    阿鬼突然说:“阿龙,你他妈的,老子给你打江山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年代不一样了?现在老子被欺负了,你跟我说时代不一样了?那也就是说当年老子的血白流了?现在有人砍我的手啊,你不给我出头就算了,还要我坐下来谈,谈你妈的头啊,你这种干爹,要来干什么?吃屎都赶不上热的,草,从今天起,老子不跟你混了,博彩公司老子打理那么多年,本来就是老子的,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我听到这句话,我心里突然冒起来一股凉意。

    这个啊鬼。

    先声夺人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