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天下第一医馆_ 第393章 求助-

时间:2021-06-24 12: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贵族丑丑小说天下第一医馆 第393章 求助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小孩名叫于淼,正是于青药的孙字辈。

    医道世家的孩子,在牙牙学语时,吐出的第一个词便是药名,读书习字,启蒙也是医经。

    所以于家男丁,不论天资高低,今后成就又究竟如何,最起码他们家的人在基本功方面,却是绝对扎实的。

    于青药提溜着于淼过来,却是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将于淼拍的跪倒地上,不等墨白说话啊,便让他给墨白磕头。

    小孩儿明显被爷爷一巴掌打的发懵,跪在地上有些畏惧的看着墨白发呆。

    “还不磕头?”于青药见这平时机灵的孩子,此刻如此木讷,心下着急,又是一巴掌拍过来。

    “于老且慢,别吓到孩子!”墨白脸上含笑,微微抬手,一抹罡气透体而发,将小于淼虚扶起身,没让他真个给自己磕头。

    于青药见状,顿时满心遗憾。

    本来想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这缘分定下来再说,却不想这孩子此刻竟如此迟钝,磕个头也磨磨唧唧,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机会。

    心中后悔,方才不应该着急,应该先交代一番再拉他进来的。

    眼看着墨白的态度,他也心知当场拜师肯定是没戏了,随后仍自不放弃,又满脸堆笑道:“殿下,您别看三儿才十岁,可却是早在五岁那年便已启蒙,医经背的滚瓜烂熟,识药辩药那也绝不含糊,我这就让他给你背一段……”

    说罢,又是一巴掌拍在于淼头上:“还楞着干什么!背!”

    “是!”于淼又挨一巴掌,捂着后脑勺双目含泪,吸了一下鼻子,便摇头晃脑开始背诵道:“人…命贵,万物…灵!气循环,五行生,木、火、土,与金水。既相生,又相克……”

    一段启蒙经自于淼口中背诵而出,刚开始明显磕磕巴巴,到得后段,便很是顺畅了,

    于青药不时打量着墨白的神色,却见墨白又坐下,拿起木材塞入火炉之中,也看不出他究竟满不满意。

    待一段足足三千字的启蒙经,在于淼口中一字不差的背完,墨白才含笑抬头,却不待于青药开口,便突然问道:“于淼,先前在病房中,你是怎么知道那躺在床上的人活了过来?”

    于淼背完一段医经,似乎也不再那么紧张了,骤然听到墨白问话,顿时一怔,随即却是下意识道:“我看见的!”

    “看见什么?”他话音一落,墨白又继续追问道。

    “就看见他突然活了!”于淼又道。

    “嗯?”墨白闻言一顿,还没反应。

    于青药却是又一巴掌拍在了于淼头上,看得出这于家的教育方法很简单,一个字,揍!

    “痴儿,先生是问你看见什么才发现他活了?”于青药顿时没好气的喝道。

    此刻他心里是砰砰跳啊,总算知道墨白原来当真注意到了这孩子,才与他提起。

    话说回来,此刻他也想起先前似乎连自己都没注意到楚家老爷子的异状,却是这孩子最先发现的,是有些古怪啊,不由也盯着这孩子,等他说出个二五六来。

    “我……我就看见他活了,所以就知道他活了。”于淼再次摸了摸爷爷拍疼的后脑勺,竟露出了一副无奈的样子,很是委屈道。

    “你……”于青药顿时怒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孩子如此不可教也,简直就是个棒槌,还能怎样,当然是打!

    那孩子被吓的肩膀一斜,连连闭上眼睛,等着吃痛!

    却在这时,墨白抬起头,微微挥手,一缕劲风略过,于老顿时感觉手臂微微一麻,再无力拍下去。

    “于老,药差不多了,咱们出去吧!”墨白的声音传来。

    ……

    走出厨房,于家一众后辈正紧张的盯着这边,墨白眼眸一扫,便见得其中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尤其紧张一些,额头都出汗了。

    看其面相,应当是于淼的父亲,墨白不由朝他点了点头,随即朝着病房走去。

    此人微微一愣,随即连忙还礼。

    待起身,就见身后一脸铁青的于青药带着于淼出来,于家后辈连忙迎了上去,那中年人拉过于淼,嘴唇发干的看着父亲道:“爹,怎……怎么样?”

    “哼!”于青药一声冷哼,看着他就来气,对着他没好脸色道:“三儿小时候是多机灵的孩子,如今竟被你教的如此愚钝!怎么样?你还好意思问?天大的机缘,竟都把握不住!真真是气煞我也!”

    中年人眼中的光芒顿时一熄,望向儿子,长叹一声,苦涩不已。

    于青药却扭头看了一眼前方墨白的背影,眼中微闪,又沉声道:“回去后,你便将三儿送到老夫这边来,老夫要亲自调教一番,无论如何这师也必须拜!”

    而那中年人闻言,顿时眼神又顷刻亮起,颤抖道:“还……还有……希望?”

    “给我把舌头捋直了说话!”听这他磕磕巴巴,于青药脸上再青几分,怒不可遏的瞥他一眼,若非儿子已经成家了,他真想即刻上手给他一巴掌。

    难怪三儿变得如此木讷,跟着这样一个爹,能好到哪儿去?

    懒得再理他,于青药拉着于淼就跟着墨白离开的方向快步而去。

    独留中年人满脸无语,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心道,您突然就说让我儿子拜师殿下,我能不紧张吗?

    病房里,阿九亲自守在这边。

    楚若涵不知什么时候又醒了过来,正坐在床边,拉着她父亲的手,还在抹泪。

    楚若先站在一边,听到身后动静,回过头来,只见墨白进来,连忙躬下身子行礼。

    楚若涵闻声,也忙起身,泪眼朦胧看着墨白,嘴唇蠕动,却吐不出声音。

    墨白冲着她轻轻点头,没说什么。

    随即走到床边站定,目光看向还在昏迷的楚镇平,观察了一下面色,听了一番气血,随即看向阿九道:“让他醒过来服药吧!”

    “是!”阿九躬身,随即打开药箱,取出他的银针。

    于青药和他的一众后辈进门,正好见得这一幕,看着正要施针的阿九,于青药不由诧异的盯着他看了一眼。

    阿九面色沉稳,走上前去,拿起楚镇平的手腕,先切了切脉象。

    随即面色沉稳的持起银针,缓缓扎入楚镇平虎口。

    于青药看着阿九慢慢转动银针,与墨白如出一辙的表情和手法,脸色不由微变的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于淼。

    他听墨白说过,还未收徒,然而就只是他身边的一个仆人,居然也有如此造诣!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阿九一出手,于青药便知这位看似背着药箱的药童,医道之上,也绝非泛泛。

    他抬眼再看一眼墨白,却见墨白负手站在一边,神色清淡,显然是认为这点事对阿九来说没有问题。

    “嗯!”不一会,便见床上的楚镇平,眉心微皱,随之喉头发出一道低沉中略带痛楚的声音,再然后他眼皮开始不断动作,似努力睁眼一般。

    楚家兄妹俩,眼睛同时落在了床上的楚镇平身上,楚若涵忍不住上前一步,口中带着哭音喊道:“爹……”

    似乎听到了女儿的声音,床上的楚镇平身躯微微一颤,紧接着睁开了眼,带着茫然看向床顶,随之又缓缓侧头,看向周边。

    在他眼神终于清明过来之后,阿九收了银针,轻声问道一句:“你可知道自己是谁?”

    楚老爷目光定在开口的阿九身上,微微闪动一下,随之点点头。

    阿九又指向身后的楚若涵道:“这位小姐你能认出来么?”

    “若涵!”楚老爷抬眸看向楚若涵,口中声音微弱。

    “爹!”楚若涵忍不住,不顾兄长的拉扯,一把扑倒了床上楚镇平怀里痛哭。

    楚镇平眸光转动,终于再次落在了墨白身上,紧接着便只见他双眸骤然一缩,身躯再次颤抖起来。

    墨白和他对视一眼,随即看向阿九点点头道:“脑部未收损伤,病情已缓和!”

    阿九点点头,站起身来,退到了一边。

    墨白也不再多说什么,转头看向于青药道:“于老,可否借一步说话!”

    “请!”于青药拉着于淼就要同墨白出去。

    墨白垂眸看了一眼小于淼,摇摇头道:“便将他留在这儿,也随长辈们一起看看患者的情况吧!”

    于青药微顿,他只是下意识的想让墨白随时与于淼接触,墨白开口了,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两人出门,在管家带领下,来到一间静室,墨白与于青药两人坐下,没有遮掩,开门见山道:“于老,我就不卖关子了,这次冒昧邀请您一同过来,实则是有事相求,就是不知您方不方便帮忙。”

    于青药脸色平静,正色起来,点点头道:“老夫有所料,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之事,殿下但请吩咐!”

    他没有忌讳墨白的身份,也不惧这么说会得罪人,直接沉声道。

    这番接触下来,他对于青药的性情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虽然此人在为孙拜师一事上,显得有些滑溜,但为人却是没有问题,算得上刚直,再加上现在有于淼的因素夹杂其中,总算有了那么几分亲近,墨白决定直接实话实说:“于老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得罪的人太多,想取我项上人头的可谓是数不胜数,不过敢直接冲着我来的却是不多,多的是一些暗地里的宵小之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