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真不是魔神_ 第五百五十章 敬公子而远之-

时间:2021-05-28 19: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瞎眼的韭菜小说我真不是魔神 第五百五十章 敬公子而远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灵平安看着电视。

    这是他的习惯。

    电视上正在播报新闻。

    “内阁文化大臣庄卿,昨夜被捕……”

    “据悉,庄卿被指控涉嫌贪污、非法交易及伪造国家公章等罪名……”

    “受此消息影响,多家娱乐集团股票今日开盘暴跌!”

    “据悉……卿大夫议会正在审议一项全新法案……”

    “以便强化国家对文化及娱乐产业的监管!”

    “尤其是强化对娱乐明星组织化的监管力度!”

    “并将考虑,将相关行为入刑……”

    “同时,多部门将于近期,在全联邦帝国境内开展联合行动,以打击娱乐明星组织化,粉圈敌对等有害行为!”

    “为此,大理寺发布声明,声明称:大理寺大护法们,不认为相关立法行动,有违宪可能……”

    “有评论员指出,这一声明极为罕见!”

    “在历史上,大理寺大护法,鲜少在卿大夫议会立法之时发表声明……”

    “据多个内部消息源,大理寺的这一声明,是在皇室的强烈建议下发表的……”

    灵平安听着,他慢悠悠的睁开眼睛。

    “皇室……”他想着。

    “或许我应该去见一见!”

    他来帝都是皇室邀请。

    如今回过头来,种种迹象都表明,皇室似乎是知道些什么的。

    所以……

    去见一见也好?

    “还是不要再想了!”灵平安只是稍稍发散了思维,立刻就阻止了自己继续思考。

    “我不能想太多!”他说。

    想的太多,会变聪明的。

    所以……

    还是继续看新闻比较好。

    于是,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继续看着电视。

    电视上的新闻,继续播报着。

    “噩梦传说官方网站,今日上线……”

    “据皇室方面通报……”

    “已经摇到游戏舱的个人,可以从现在开始,前往官方网站登记自己的个人信息……以便有关方面,开始游戏舱的寄送工作……”

    “据悉,所有游戏舱,都将由专人亲自运送到达指定目的地!”

    灵平安听着这里,微微翘起嘴唇来。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笃笃笃。

    灵平安站起来,他的猫也跟着站起来。

    一人一猫,走到门口,打开门。

    一个陌生的男子站在门口。

    “公子……”对方很恭敬的说道:“您好,我们又见面了!”

    灵平安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表示疑惑:“我们见过?”

    对方尴尬而不失的礼貌的笑了笑。

    灵平安想了想,对他道:“请进吧!”

    来者都是客。

    既然他说见过,那就见过吧。

    反正他是无所谓的。

    也懒得去想。

    万一变聪明了,谁负责?

    ……………………………………

    张惠看着面前这位许久未见的古神。

    他忍不住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即使这位神态轻松,语气随和。

    但他依然感受到了无边无际的压力。

    单单是那一句‘我们见过?’,便让他毛骨悚然,警钟大作!

    因为……

    他知道的。

    自己有一半魂魄,抵押在这位这里。

    死后,将成为祂的奴仆、卫兵一类的仆从。

    所以……

    这一句看似随和的‘我们见过?’,其实是赤裸裸的敲打,更是警告。

    倘若不能求得祂的谅解。

    那么……

    这句话,可就要变成真的了。

    直接开除他!

    在历史书上,有太多类似的例子了。

    上位者的敲打,起手都是和风细雨的。

    甚至可以称得上‘温柔备至’。

    但谁要是真以为这些话,就是字面意思,这些态度就是上位者的真实态度的话。

    那就只能说明这个人离死不远了。

    古代的统治者,尚且如此。

    何况是这位古神?

    灵气复苏以来的事实已经告诉了所有人一个铁一般的真理:实力越强的超凡者越聪明!

    到了将军这个级别,人人都是大学士。

    而仙/神,必然掌握着凡人所不知的力量与技术。

    就像那十字教的天使们。

    打碎了肉身后,留下的都是零件。

    以人类技术无法达到的想象之外的造物。

    也似那昨日的青铜神君。

    现在,黑衣卫已经通过智库的推断,大略知晓了,那些曾从这位古神之手,得到的奇迹般的钱币,应当便是那位青铜神君的手笔。

    人家随手抛出来的几枚钱币,就蕴含着超凡化的类芯片结构。

    每一枚之中,都约束着不可想象的超凡灵气。

    好似是小型化的聚变装置一般。

    故此,张惠只能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毕恭毕敬的道:“在下此来,是代表皇室与黑衣卫,来向您谢罪的!”

    说完,他就忐忑的等待着对方的审判。

    在来之前,智库已经推算过了。

    这等大人物,最要脸皮。

    落了其脸皮,就是大罪。

    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是滔天大祸!

    所以,必须认错。

    而且态度还要好。

    无论是打是骂,都要接着。

    因为,最可怕的是祂连打骂都不肯。

    那就意味着,这位真的是狠毒了这个事情。

    ……………………

    “谢罪?”灵平安看着面前这位将腰都要弯到地上,就差跪下来的陌生人,他皱起眉头来。

    他完全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他若是肯聪明一点,说不定能知道。

    但他不肯。

    所以,还是问一问吧。

    于是,道:“阁下为什么要谢罪?”

    ……

    “为什么要谢罪?”张惠咀嚼着这句话,背后冷汗淋漓,心情顿时紧张到了极点。

    他咽了咽口水,腰低的更低了。

    这句话在他耳中,毋庸置疑,乃是赤裸裸的质问,更是明明白白的问罪!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长身作揖,拱手拜道:“昨日之事,是我们安排不周,以至于惊动公子……”

    “这实在是大罪!”

    “也是我的罪过!”

    “请公子降罪!”说着,张惠深深俯首:“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人的罪过……”

    “因为我的愚蠢和无知导致的……”

    错非明白,在这位面前,不能跪拜,他已经要将头都磕到地上去了。

    ……………………

    灵平安看着那忽然长身作揖的陌生人,再听着他的话。

    他眨眨眼睛。

    大体明白了些什么。

    不过,他不愿多联想,也不肯浪费脑力。

    他现在大体有着感觉,知道自己必须限制每天的思考量。

    有着一条安全警戒线在。

    大体上,以如今来说,他每天的思考量最好不要超过一个中学生的思考量。

    多了,就可能让自己变聪明。

    于是,他看着对方,想了想,上前扶住他,道:“既然你已经知道错了……”

    “那我就原谅你了!”

    嗯……

    既然他不肯多想,那自然只能原谅对方了。

    不然呢?

    浪费思考量?

    那可不好。

    会出事的!

    再一个,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不管是什么事情。

    既然人家都已经这么诚恳了。

    那就原谅他吧。

    君子自然有容人之量,宰相肚里能撑船!

    “啊……”对方却是很惊讶。

    对这么简单就能得到原谅,似乎有些诧异。

    灵平安只好再次说道:“我已经原谅你了!”

    “你就不必担心了!”

    他拍拍对方肩膀,学着电视里看过的剧情:“好好去做你的事情吧!”

    为了让对方可以理会到自己的心意,同时免得其乱想,灵平安认真的说:“我可是对你寄予厚望哦!”

    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

    什么时候见过?

    也不太明白,他为何要来谢罪、道歉。

    但,鼓励别人,总不会有错。

    果然,对方一听,有些惊讶,更有些感动,他闪着泪花,恭敬无比的再拜:“是!”

    “我必不负您的期望!”

    …………………………

    张惠回到黑衣卫的总部。

    他关上自己办公室的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然后仔细的回忆着,在鹿鸣山庄与那位的交谈。

    从开始到最后。

    接着他将这一切都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

    不仅仅是对话,还有他当时的想法与心理活动。

    接着,这些东西上传到绝密的内网系统中,并同时联动其他所有将军,请他们都来察看,并分析。

    这是黑衣卫的传统。

    继承自大夏军方的传统。

    从太祖时代就传下来的传统。

    每有战事,结束或者间隙之间,要互相讨论,得出成败的原因,反思为什么失败又为什么成功?

    用太祖的话讲,这是‘吾日三省其身’,也是大夏王师战无不胜的法宝,更是黑衣卫可以在今日,依旧保持强大凝聚力和战斗力的缘故。

    张惠刚刚上传。

    整个内网,立刻热闹起来。

    一个个将军,阅读了他的记录后,都开始了发言。

    首先是与那位接触过的两位将军。

    “果然不愧是祂!”宋时恢首先感叹。

    “嗯!”司徒贺也说道:“在我的印象中,这位确实是这样的性格!张将军临机处断,非常得当!”

    然后,就是都督发言。

    都督首先点了那位即将去接替宋时恢的西宋镇守将军宁轻虹的名。

    @宁轻虹:宁小姐今日可以多看看高宗朱批实录!这可以有助于小姐在江城的工作。

    宁轻虹立刻答道:“好的,都督!”

    张惠也是暗自点头,这次前往谢罪,他路上就一直在看《高宗朱批实录》。

    那是高宗皇帝在位时期,对诸大臣奏疏的批复合辑。

    网络上都可以下载的。

    其中,有着无数细节。

    帝王心术与上位者心态,更是在其中一览无余。

    他今日前去谢罪,也是多亏了这书。

    特别是他在对方问及‘为什么要谢罪’这个事情的时候,立刻坦诚自己的错误,并以最谦卑的言辞,担下一切罪责,一个字也不辩护,就是多亏了《高宗朱批实录》记录的几个大臣在遭到高宗敲打后的不同选择。

    有人自恃功高,所以极力辩驳。

    也有人看到敲打,就心生不满,拿着自己过去的功劳,向高宗示威。

    当然,也有人立刻认错,并将所有错误都归到自己身上。

    历史书上,有着这些人的下场。

    辩驳者:革除一切官职,追毁所有荣誉与文字。

    示威者:越明年,大理寺以其渎职问罪,下狱,流放北海,罚种玉米三十年。

    而认错的那人。

    最后官拜首辅,位极人臣,死后被追赠郡王,谥曰:文忠。

    高宗更命亲王抬棺,亲临吊丧,以龙旗覆盖,葬入高陵,配享太庙。

    故此,伴君如伴虎,真不是随便说说。

    如今,用来参考与那位相处,更是相得益彰。

    大人物面前,辩驳是无用的,只会徒增恶感。

    而对抗更是死路一条。

    只有听话并乖巧,才能赢得信任与认可。

    “难怪,古人说:大忠若奸,大奸若忠……”想着这些,张惠就叹息起来。

    而内网之中的讨论,则已经到了白热化。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分析着张惠今日之事。

    分析来分析去,最终,一位将军道:“都督,诸位麾下……”

    “我看大家的分析……”

    “我怎么感觉,那位的个性,与高宗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

    “一样的傲娇……”

    “一样的爱面子……”

    “也一样的果断……”

    “更是一般的‘随和’……”

    张惠看着,仿佛被人一语惊醒一般。

    他一直拿着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的东西来做参考。

    却从未想到过这一点。

    不是他蠢。

    实在是身在局中,一叶障目,也是路径依赖。

    如今,被一人一语点醒。

    他立刻反应过来。

    可不是嘛!

    在民间,高宗皇帝是太祖之外,人望最高,也最被人喜欢的。

    为什么?

    因为高宗皇帝没有任何架子。

    传说,他曾经在参观大夏中央陆军大学时,坐在学员的宿舍里,和几个学员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好的就跟亲兄弟一样。

    以至于那几个学员都不知道,这就是当今的天子,还以为是学校的某个教官。

    新秦岭战役的时候,这位陛下,在与前线指挥官的往来信件里,就动不动对那些指挥官说:将军是朕的恩人,也是天下的恩人!

    请将军接受朕和天下对您的最高敬意。

    将军凯旋之日,朕一定要和将军好好喝几杯。

    诸如此类的话,在他笔下和嘴里,从来不要钱。

    对内阁诸位,这位更是从来不知道肉麻是什么?

    他一度对内阁主管工业的次辅任庆之说:任公长者,是朕的管夷吾,朕年轻很多事情不懂,请任公担待。

    于是,其在位时,上下都以为自己是天子的亲信心腹。

    直到了落到他手里面,人们才会知道。

    何为帝王,何为君主。

    这位不也是如此吗?

    说话从来都是细声细气,非常随和。

    搞得人经常会产生错觉,弄不好会以为可以和他当朋友,做知己。

    但是呢?

    实际上呢?

    谁敢?

    但凡有点行差踏错,马上就开始阴阳怪气起来。

    就像今天他去谢罪。

    一句:我们见过?让他的腿肚子都在抽筋!

    想着这些,张惠就要打字回复赞同。

    却看到都督留言道:“梁将军所言,虽然不无道理……”

    “但,我们切不可犯刻舟求剑的错误!”

    “古籍可以参考,但不能直接对照着祂!”

    “毕竟,这可是一位我们迄今都不知道来历的神秘古神!”

    “而且,祂身边的许多奴仆,也是无比神秘,更是诡异不已,绝非什么善类……”

    “与祂相处,我们必须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焉知,祂如今展露给我们看的,是不是一个伪装?”

    “一个误导我们的信号?!”

    “对祂……我的意见,一直是一样的……”

    “既要团结,也要合作,更要争取!”

    “但不得不防!”

    “虽然根据智库的推演和大数据的分析,我们对祂而言,或许不存在什么好处或者坏处……”

    “但是,我们怎么可以将希望寄托于他人的宽宏与慈悲之上?”

    “祂确实是我们的一个机遇,我们也确实正在受到祂的好处!”

    “然而……终究,我们的文明,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传统,都要求我们……独立自主,自尊自强!”

    “天行健,君子自强以不息!”

    “我们争取祂,也团结祂,更尽量满足祂的要求!”

    “但我们不能丧失自主权,也不能成为祂的附庸!”

    看着都督的留言。

    张惠坐直了身体。

    他的眼睛亮起来。

    对都督的话,他无比赞同和认可。

    黑衣卫,始终是联邦帝国人民的保护者。

    黑衣卫,也只能是联邦帝国人民的保护者。

    所以……

    祂现在虽然在提供着各种帮助甚至是好处。

    但,黑衣卫不能因此丧失自己的立场。

    更不能沦为附庸。

    独立自主,自强不息。

    这是黑衣卫有别其他组织的特征。

    也是无数先烈和英雄,用血肉传承下来的意志。

    既然如此,对祂有所防备,也是理所应当的。

    毕竟,祂是神秘与未知的。

    连老百姓都知道人心隔肚皮。

    何况是如此强大和恐怖的古神?

    想到这里,张惠就想到了孔子的一句名言。

    他微笑着,在内网打出来:敬公子而远之!

    尊敬祂,但要保持距离。

    认可祂的强大,也感谢祂的帮助,但不能丢失初心,也不能对祂形成依赖。

    都督看到这句话,满意的留言:张将军所言甚为妥当!

    于是,随着都督的一锤定音。

    黑衣卫的政策,有了调整。

    尊敬、合作、争取!

    可以低头,可以认错,也可以谢罪。

    但绝对不能放弃自主权,也不能形成依赖!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