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唐不良人_ 第一百八十五章 青龙寺-

时间:2021-05-28 19:0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庚新小说大唐不良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 青龙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小院正中的位置,有一处泥土塌陷。

    苏大为在坑边,蹲下身子,伸手翻了翻泥土,还有些湿润,看来打斗过去并不久。

    这个坑穴,应该是高大龙变身蚺鬼留下来的痕迹。

    鼻头微微翕动,隐隐嗅到一股血腥气,还有一种属于诡异的特殊味道。

    苏大为手指在泥土中翻动,从泥中翻出一截东西。

    这是一个勾爪一样的物事,上面生着钢针一样的黑色毫毛,断口还有血水流淌。

    鬼爪。

    严格来说,这是高大龙手下那只诡异,小桑变身鬼爪后的一根手指。

    鬼爪在诡异里的品级不低,却被人斩伤,

    敌人究竟是谁?

    是霸府的人,还是太史局?

    苏大为心里诸多念头翻涌,突然,他的身体微微一僵。

    院中,不知何时出现一个倒影。

    月光照在院墙上,除了建筑物的黑影,此时,赫然多了一个人形。

    苏大为缓缓抬头。

    他看到,在前方房顶上,不知何时立着一个白衣女子。

    银白色的月光披在她的身上,随着白色衣袂舞动,仿佛蒙上了一层光晕。

    女子头上戴着斗笠,垂下白纱,恰好将面上五官遮挡住。

    这让苏大为无法看清对方的样貌。

    他的视线很快落到白衣女子的手上。

    左手,握着一张大弓,几乎有一人高。

    几乎在苏大为注意到对方的同时,女人左手张弓,右手搭箭,动作充满优雅韵律之美,然后——

    崩!

    一支长箭,闪电射向苏大为。

    凌厉的破风音啸起。

    苏大为右手横刀猛地向前劈出。

    叮!

    火星迸溅中,手腕蓦地一热。

    一股巨力传来,苏大为“蹬蹬”连退两步,才化去箭上附着的力道。

    同时耳中听到“喀”的一声轻响,

    手里的横刀从中断开。

    苏大为暗骂一声,半截横刀向那女子狠狠掷去。

    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他抽出降魔杵,化作臂盾挡住头面,身体同时往下一缩。

    龙形九转,缩盘之势。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

    刚做完这一切,手中臂盾发出一声刺耳的爆鸣。

    一股比刚才更大的力道推着他连退了五六步。

    这是对方的第二箭!

    而且与第一箭带出的破风之音不同,第二箭,悄无声息,但是力量,比之前大了何止数倍。

    要不是他反应快,只怕尸体都凉了。

    苏大为额角渗出冷汗。

    身体一个翻滚,扑到墙角暗处。

    再抬头看时,

    屋檐上唯有银色的月光如雪。

    那白衣女子早已不知去向。

    如果不是地上还有一支长箭在“嗡嗡”颤动,几乎以为方才一切都是幻觉。

    停了数息,苏大为警惕的翻上屋檐,伏低身子四处搜索了一下,确定白衣女子已经远遁。

    摇摇头,重新回到院落里。

    如果他所料不错,这白衣女,应该就是傍晚刺杀自己的那个箭手。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巧,在这边又遇到她。

    是巧合,还是别的原因?

    这个女人藏在这里,想做什么?

    问题一时无解。

    苏大为只得将疑问暂时按下,回到院落里,又细细搜索了一番,确定没有新发现,他推开破烂的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家俱并不太多,只有一床,一桌一凳。

    现在桌凳都被打烂,木窗也破碎成一地木屑,只有床还算完好。

    苏大为走到床边摸了摸。

    上面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热气。

    视光在房里扫了一圈,心中将自己代入到高大龙的位置推想了一下。

    根据房内的痕迹,高大龙当时应该就坐在这里,对面可能坐着小桑。

    然后有人破窗而入,

    桌子先被打烂,上面的油灯滚落地上,

    油渍泼溅的痕迹,恰好可以证明受力的方向。

    然后小桑化身诡异,与敌人破门而出。

    高大龙随后也跟了出去,并在院中化身蚺鬼,加入战斗。

    大概,就是如此吧。

    苏大为皱了下眉头,如此一来,高大龙这边又失去了联络。

    敌人究竟是谁?

    来的太突然,以致于连高大龙都来不及给自己留下线索吗?

    他在床榻上坐下,手摸着冰冷的木床。

    当时,高大龙应该是坐在这里吧,那个时候他会想些什么?

    苏大为抬头看向屋顶。

    昏暗的房间里,房梁与阴影融成一团。

    仅有窗外透入的一点月光。

    而苏大为,眼睛盯着房梁,忽然躺了下来。

    这个位置……

    头顶上方的房梁上,或许能发现点有趣的东西。

    如果是常人,绝难注意到那一点细微的不同。

    但苏大为是异人,运元气在双目上时,其目力几乎不输给南九郎。

    他翻身起来,一个纵跃,如狸猫般跃上房梁。

    手在梁柱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

    这里,有人上来过,灰尘的厚薄不同。

    还有,细细抚摸,房梁正对床头的位置,有细细的划痕。

    苏大为缓缓抚摸着那划痕,嘴里喃喃的道:“青……龙,寺。”

    青龙寺,唐时佛教密宗祖庭。

    该寺在长安延兴门内新昌坊,建立于隋文帝开皇二年,原名灵感寺,后更名为青龙寺。

    在历史上,青龙寺最著名的乃是唐代密宗大师惠果长期驻锡之地。

    日本著名僧人空海曾在这里跟随惠果学习佛法,后来空海回日本创立真言宗,史称“东密”。

    不过,这些事迹,还要到一百五十五年后。

    眼下,在大唐诸多佛寺中,青龙寺并不是那么显眼。

    夜色昏暗。

    不知何处的乌云遮掩住了月光。

    万籁俱寂中,一个黑影如鬼魅般穿行在连绵起伏的屋檐上。

    最后在青龙寺中一处高塔檐上,黑影低伏下身子,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

    乌云渐渐散开,

    清冷的月光重新光照大地。

    苏大为伏在琉璃瓦上,默默的观察着青龙寺。

    夜幕下,青龙寺各处高塔、佛庙如蛰伏的巨兽,影影幢幢,看不分明。

    视线在昏暗中搜索了一圈,终于发现一点微光。

    苏大为暗运鲸息之法,将自己的呼吸降至若有若无,同时心念一动,鬼面水母从手背游至面上,将他的五官包裹住,幻化出金法敏的模样。

    万一被人撞破,也可以伪装成新罗人。

    半盏茶的时间后,他已经潜至刚才看到微光的地方。

    那是一处佛堂。

    四下静谥无声,只有佛堂窗中透出如豆的一点微光,在这夜色中,显得有些诡异。

    苏大为运起龙形九转,身形贴着墙面纵高伏低,轻若狸猫,柔若婴儿。

    悄然间,已经潜至佛堂之上。

    看了一眼屋檐上光滑的琉璃瓦,苏大为暗想:这些瓦片层叠相交,滑不溜手,如果想揭瓦向下偷窥一定会发出响声。

    所以前世那些影视里的揭瓦偷窥,都是瞎**扯蛋。

    暗中深吸一口气后,苏大为用脚尖勾住屋檐,用倒卷珠帘的姿势,将身体倒贯在飞檐上,透过半开的窗口,向内窥去。

    佛堂极大,极空旷。

    四壁立着佛像,只有一盏油灯。

    灯影闪动,那些佛像看不清面目,只觉得森然可畏。

    而在佛堂正中的位置,正盘膝坐着四人。

    苏大为细细辨认,其中三人应该是沙门僧人。

    两名老僧,一胖一瘦。

    在他们对面,盘坐着一个身形高大的胡僧。

    而在侧面,离三名僧人稍远一些的位置,则盘坐着一位行者。

    苏大为脑中忽然想起来,在之前诡异乱长安时,曾在街上见过这行者,还曾和他一起出手对付过诡异。

    就在他目光停留在行者身上时,背对着窗口的行者似有感应,回头看了一眼。

    苏大为心里一惊,赶紧收敛目光,将双眼眯起,同时摒住呼吸。

    “行者,何事?”

    盘坐的那名年老的胖僧人,双手合什,向行者看了一眼。

    行者摇摇头。

    胖僧人也就不再言语。

    他口里低诵了几声,喃喃道:“那么咱们继续辩法,你就在一旁看着吧。”

    苏大为自然不认识这三位僧人。

    但如果是长安信佛的居士,便会知道,胖僧人乃是惠明法师,如今青龙寺的住持。

    而在他身侧的瘦僧人,乃是惠行法师。

    青龙寺原本奉行的是三论宗,因依龙树的《中论》、《十二门论》和提婆的《百论》等三论修行。

    但是自大唐贞观十九年,玄奘法师从天竺求法归来,朝廷为其组织大规模的译场,其翻译的各法典经文,予长安佛界极大的震动。

    长安佛教原本以天台宗和三论宗为主。

    受此影响,一些新的学派和主张也渐渐盛行。

    像惠明法师的师弟惠行,便主张修习律宗,以玄奘法师带回的经文,校正《摩诃僧袛律》、《十诵律》中随行不相一致的问题。

    以戒律入手,次弟修行。

    至于胡僧那罗迩婆寐,本来自天竺,目前在青龙寺挂单。

    此时正好做为第三方,参与到这场辩法中。

    油灯下,惠明法师一双白眉微微耸动,双手合什,面上宝相庄严。

    “以吾之见,修行首要专精,三论宗各修行法次弟完备,毋须再修律典,以分佛心。”

    “师兄此言差矣。”

    惠行和尚道:“以玄奘法师所译经书看,修行亦有门径、次弟。虽说佛家普度众生,但众生芸芸,普通信众,究竟从何入手?”

    停了一停,惠行瘦削的脸上,露出庄严之色:“佛经有云,戒定慧,所谓戒而能后定,定而能生慧,慧乃般若,乃无上法。是以,修行应从戒律入手,持戒,以入门径,以此为基,而后再修习三论,可也。”

    惠明和尚只是摇头不语。

    一旁的胡僧那罗,突然仰头,发出一阵大笑声。

    笑音如同金石交击,在夜中分外刺耳。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